探析:号称“新时代苏丹”的埃尔多安卸任后土耳其将何去何从?

被称为“新时代苏丹”的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已经进入第二任期的尾声阶段,按照土耳其新宪法,埃尔多安可以担任土其其总统到2029年,但要包括期间的连任选举。虽然还有10年时间,但有学者认为土耳其已经进入“后埃尔多安的时代”

2019年是埃尔多安很消停的一年,不像2018年那样活跃。2018年,沙特记者卡舒吉遇害后,埃尔多安多次发出“挤牙膏”式的答案,仿佛他在犯罪现场,从而吸引了全球的目光。今年埃尔多安除了前段时间炮轰法国总统“北约脑死亡”之说以外,再就是对叙利亚库尔德人动武。可以说做的多,说的少,相对低调一些。

挑战埃尔多安的对手出现了,此对手就是前不久在土耳其伊斯坦布尔市长大选中胜出的伊马姆奥卢。一个城市的市长为何牵动埃尔多安的心呢?

不要小看伊斯坦布尔,它是欧洲大陆人口最多的城市,这座城市大部分在博斯普鲁斯海峡的欧洲一侧,是土耳其的经济中心。

伊斯坦布尔也是土耳其最大城市,城市人口达1500万,占全国的1/5。此城市也是土耳其的经济文化中心,土耳其大公司的总部几乎都在该城,其地位要高于首都安卡拉。而且该城还是现任总统埃尔多安的故乡。

据说伊斯坦布尔一直是埃尔多安正发党的票仓。埃尔多安曾说:“谁赢得伊斯坦布尔,谁就赢得土耳其”。但今年,伊斯坦布尔的市长就换成非正发党的人,也是正发党25年在伊斯坦布尔第一次失败。

伊马姆奥卢今年49岁,是一个不太有名的政客,他来自世俗的人民共和党。从资历上看,伊马姆奥卢都无法与埃尔多安的正发党相抗衡。但他却创造了历史。本来这次市长选举进行了两次,第一次伊马姆奥卢就以48.8%的得票率赢得选举,但埃尔多安认为选举遭到有组织的破坏,要求再次进行选举。

在第二次选举中,伊马姆奥卢又以54%的得票率击败了埃尔多安的人耶尔德勒姆。此次选举结束后,无论耶尔德勒姆还是埃尔多安都不得不接受选举结果。

如果按照埃尔多安的说法,“谁赢得伊斯坦布尔,谁就赢得土耳其”,那么未来,伊马姆奥卢能否赢得土耳其呢?这是最关键的问题。埃尔多安任期满后,如果不再像干预伊斯坦布尔大选那样干预土耳其大选,或许伊马姆奥卢有希望。

埃尔多安之所以被称为“现代苏丹”,主要还是他奉行的是教传统,连西方国家都说他“穿着西装,骨子里却是个保守派”。但无论埃尔多安有多保守,他在任期间为土耳其创造的政绩的确很喜人。

埃尔多安上台后,他成功地将通货膨胀率控制在5%-8%之间,他土耳其GDP的年平均增长率达7.3%,增速超过俄罗斯、巴西和韩国等国。从2003到2011年的8年里,土耳其的人均产值从2500美元增加到10522美元。

埃尔多安在任时,还吸引了沙特和阿联酋等富裕阿拉伯国家的投资,土耳其的企业在中东国家做生意的多,其制造业和建筑业发展很快,也成为我国在中东最强的对手。

2007年的大选中,埃尔多安领导的正发党在大国民议会占据340席,而总共有550席,成为土耳其第一大党。

土耳其是一个军事政变不断的国家,埃尔多安在任时,2016年曾遭遇过政变,但他很快控制局面,平息了政变。埃尔多安利用强大民意,清除了土耳其军队中绝大多数军官,可以说埃尔多安掌控了土耳其军队。

从目前能查的到资料看,埃尔多安支持率很高。到2023年土耳其大选时,埃尔多安只有70岁,与美国总统特朗普比,他年轻很多。为了再次掌权,埃尔多安能否借助强大民意再次修改宪法,把以前总统任期归零,让自己继续担任总统呢?

如果埃尔多安不谋求连任,作为一个强力的领导人,他一定会为自己卸任后铺平道路,就如叶利钦卸任后,普京第一个总统令便保护了叶利钦。还有纳扎尔巴耶夫卸任后,担任国安委主席,权力依旧很大。

所有成功的模式,埃尔多安都要借鉴,他或许会找一个最效忠于他的接班人担任土耳其总统。那么埃尔多安可以全身而退,享受晚年生活。

据外媒资料报道,埃尔多安的家族涉走私石油之嫌,甚至ISIS成员都承认向埃尔多安家族卖油之事。如果此罪名坐实之后,埃尔多安卸任后,必将受到追究,而如果要想脱身而退,不让执法部门追究,那埃尔多安也只有修改继续担任总统,或者选自己信任的人,也可以当“太上皇”的职务。这些都可以为他的罪名解脱。

而伊马姆奥卢如果能赢得未来土耳其总统大选,也必须得到埃尔多安的同意。埃尔多安都有能力让一个城市的选举进行两次,也能决定伊马姆奥卢能否能否当总统。不要忘记伊马姆奥卢来自于反对派人民共和党。他如果上台,反对埃尔多安的人,必将追究埃尔多安的责任。

如果埃尔多安修改宪法后,继续担任总统,那么土耳其就在入欧问题始终与欧洲僵着不动。因为埃尔多安对入欧问题已经兴趣不大,而且欧盟也不愿接纳一个教国家。

而如果其他人接任土耳其总统,他们将继续土耳其的入欧的步伐。修复埃尔多安在任时与欧盟的关系,但可以预言入欧问题依然遥遥无期。

其实埃尔多安也想加入欧盟,但他从小目睹了土耳其为融入欧洲而付出的艰辛,他曾说:“欧盟到底是一个一视同仁的文明的联盟,还是一个基督教的俱乐部?如果是前者,那么土耳其愿意参加;如果是后者,那么就别再浪费双方的时间了。”这只是生气的话,但埃尔多安说出了实话。

后埃尔多安时代,土耳其充满很多变数,但融入欧洲的理想不变,即使这个理想是空想,土耳其人也要去想。

Add New Comment

Registration is n't required.

By commenting you accept the Privacy Policy